科研教育 科学研究
科学研究
医学教育
宫腔镜、腹腔镜联合诊治不孕症的价值

发布日期:2016-05-21访问次数: 文章来源:常州红房子妇产医院字号:[ ]


\

中国生殖免疫学国际学术代表人物

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研究所所长

武进红房子医院生殖不孕学科带头人

沪常妇产名医会诊中心专家,武进红房子医院特需专家.

  现任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理事、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妇产科主任委员、中国免疫学会及上海市免疫学会理事、中国免疫学会生殖免疫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华生殖医 学会委员、上海市计划生育与生殖健康学会理事,《复旦大学学报》、《现代免疫学杂志》常务编委,《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编 委。

  复旦大学生殖免疫学博士,主要从事生殖免疫学研究及生殖医学临床医疗与教学工作。先后8次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2006年承担国家重大基础研究专 项(973)项目,2007年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发表SCI学术论文 30余篇,主编学术专著《临床免疫学》、《生殖免疫学》,获卫生部、教育部、上海市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科技进步奖15项。获评上海市“新长征突击手”, 入选上海医学领军人才,上海市劳动模范。

  特长:不孕症、习惯性流产、更年期综合症、卵巢早衰的中西医结合诊断与治疗。

  【摘要】 目的:探讨宫腔镜、腹腔镜联合诊治不孕症的价值。方法:联合应用宫腔镜、腹腔镜诊治109例不孕症患者。结果:109例患者中盆腔粘连38例(28.4%)、输卵管积水阻塞24例(17.9%)、盆腔子宫内膜异位症20例(14.9%),三者系不孕症的主要病因。82例患者获随访,妊娠率为47.6%。结论:宫腔镜、腹腔镜联合手术可明确不孕症病因,在诊断的同时进行治疗,其创伤小、并发症少、安全有效,具有重要的临床应用价值。

  宫腔镜、腹腔镜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为不孕症的诊治提供了广阔的前景。2003年1月~2007年1月我院妇科微创中心对109例不孕症患者进行了宫腔镜、腹腔镜联合检查并治疗,效果满意。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临床资料 患者23~45岁,平均31.3岁,行常规检查,所有患者均无手术禁忌证。

  1.2 手术方法 月经干净3~7d内手术。采用气管插管全身麻醉,患者取膀胱截石位。术中置入腹腔镜后依次检查子宫、输卵管、卵巢及盆腔情况,同时行宫腔镜检查,观察宫 腔形态、子宫内膜状态。根据病变采用不同的手术方式。腹腔镜示盆腔粘连行粘连松解术,恢复输卵管、卵巢、子宫的正常解剖结构;输卵管远端积水闭锁行输卵管 造口成形术;盆腔子宫内膜异位症行卵巢巧克力囊肿剥除、内异病灶电灼及骶前神经切除术;浆膜下子宫肌瘤行肌瘤切除术;多囊卵巢行双侧卵巢多点打孔术。子宫粘膜下肌瘤及子宫内膜息肉于宫腔镜下行电切术;宫腔镜下行子宫中隔电切术;宫腔粘连分离术;输卵管间质部插管疏通及通液术。部分输卵管阻塞严重疏通失败者、多次输卵管妊娠及曾行辅助生育手术失败者行双侧输卵管结扎术或切除术。

  1.3 术后随访 82例患者获随访4~48个月。盆腔炎性粘连及输卵管因素经治疗输卵管通畅者,术后抗感染+理疗+输卵管通液治疗3个月;宫腔息肉、子宫粘膜下肌瘤、多 囊卵巢患者术后监测排卵并指导尽早受孕;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根据诊断分期术后予以GnRHa药物治疗3~6个月或术后指导尽早受孕;宫腔粘连轻者分离粘 连后尽早受孕,重者放置宫内节育器3个月,并同时应用雌—孕激素人工周期治疗,促进内膜修复再生;输卵管阻塞严重疏通手术不能恢复自然受孕或受孕可能性极 小者应用辅助生育技术,避免不必要的治疗。

  2 结 果

  2.1 宫腔镜、腹腔镜检查结果 109例患者中盆腔粘连38例(28.4%),输卵管积水、阻塞24例(17.9%),盆腔子宫内膜异位症20例(14.9%),子宫肌瘤(4例粘膜下 肌瘤)14例(10.4%),卵巢10例(7.5%),多囊卵巢8例(6.0%),子宫内膜息肉8例(6.0%),子宫中隔7例(5.2%),宫腔粘 连4例(3.0%),盆腔结核1例(0.7%)。其中盆腔粘连、输卵管积水阻塞、盆腔子宫内膜异位症为不孕症三大主要病因。患者往往合并多种病变,本组 69例,占63.3%;单一病变仅40例,占36.7%。

  3 讨 论

  3.1 宫腔镜、腹腔镜联合用于诊断不孕症的价值 不孕症病因复杂,包括卵巢、输卵管、子宫因素、精神、免疫因素等。文献报道[1],不孕症患者中,20%经宫腔镜检查有不同程度的子宫异常。宫腔粘连、 子宫内膜息肉、轻度子宫畸形、子宫输卵管连接部位病变等影响孕卵着床,且通常无明显症状的病变在常规检查如B超检查时难以发现而被忽视。本组2例子宫内膜 息肉,1例输卵管开口部位息肉,1例不全子宫中隔,1例宫腔粘连均是术中新发现的病例。腹腔镜可观察盆腔情况,鉴别盆腔炎性粘连与子宫内膜异位症以明确不 孕症病因。盆腔粘连常与输卵管扭曲、积水阻塞、盆腔子宫内膜异位症并存,且部分病例无明显临床症状易被忽视。目前腹腔镜已成为诊断子宫内膜异位症和分期的 金标准。腹腔镜直视下观察输卵管插管通液时染液在输卵管内的流动及从伞端溢出情况,是目前评价输卵管通畅性的金标准[2],表明腹腔镜用于诊断不孕症有重 要价值。部分患者同时存在宫腔及盆腔多种病变,如单纯的宫腔镜或腹腔镜诊治,有可能遗漏,影响患者的最终治疗效果[3]。本组1例多囊卵巢综合征、1例输 卵管积水患者宫腔镜检查时发现子宫内膜息肉,同时处理宫腔病变,避免错过术后半年内最佳的受孕时机。故宫腔镜、腹腔镜联合应用对明确不孕症病因有重要意 义,并已逐渐成为检查不孕症的首选手段。

  综上所述,宫腔镜、腹腔镜联合拓宽了内镜手术治疗不孕症的范围,且可在一次麻醉下完成多种疾病的诊治,避免了开腹手术。患者创伤小,手术时间短,出血少,术后康复快,住院时间短,并发症少,其安全性、有效性是不容置疑的,充分体现了其临床应用的价值。

 



返回

苏公网安备 32041202001232号